双色球17097蓝球预测:從科幻到科技,不為人知的西方科技創新之路

發布日期:2019-05-24 瀏覽次數:次

广东队青年蓝球 www.kscyy.icu   

 

  《頭號玩家》

  2018年一部叫做《頭號玩家》(Ready Player One)席卷全球,以1.75億美金的成本,斬獲了將近6億美金的票房,而這部主打年輕受眾,以游戲為題材的電影,僅僅在中國市場上就賺了2億多美金,讓《頭號玩家》成為有史以來第十部最賺錢的海外進口大片。

  搜尋豆瓣電影《頭號玩家》的主頁,看到網友們幾十萬條評論,彼時電影上映在國內掀起的狂熱,余溫灼眼。你能從字里行間讀到他們未被平復的悸動。誰埋的單,誰為之狂熱,除了斯皮爾伯格的影迷,還有大量的游戲迷,宅男宅女,那些沉溺于自己內心世界的頑童們。

  為什么會這么狂熱?

  一位叫“冰山的陰影”的網友這么形容他的觀影體驗:

  時間不可逆、人生不可逆,而游戲不僅能讓我們超越現實的桎梏,在每次一敗涂地之后都卷土重來挽回遺憾,更重要的是,每一個玩家都在不知不覺中,為之付出了無可復制的生命體驗,熠熠生輝、永不褪色。

  超越現實的桎梏,無可復制的生命體驗。這位網友悟得這么深,估計這輩子即便沒有攢下幾套房子,但必將心靈富足。

  這些年齡不算太老的觀影者們,在導演斯皮爾伯格構建的電影世界中,在電影世界開創的VR(Visual Reality)虛擬世界,重溫了青蔥歲月被父母嚴管的寶貴休閑時光里的各路流行文化元素。

  時間和人生都不可逆,但斯皮爾伯格的電影,和依托VR技術、可以讓真人通過角色演繹的虛擬現實游戲,短暫打破了人們心理上對時間的認知,既讓人們得以回到自己的過去,又讓人們可以提前經歷科技的未來。在有限的時間里,開辟一片精神上的綠洲。

  這是拋開炫酷的VR視覺特技制作,電影《頭號玩家》得以至勝的玄機。

  這也是在電影之外,一個新興科技產業對用戶需求的深度洞察,以及對科技,所能開墾的娛樂和未知商業世界,將會改變人類現實生活的篤定和信念。

  這個產業就是VR虛擬現實。他們的產品,就是在電影《頭號玩家》里,主角們得以一次次穿越到虛擬游戲世界的工具:VR眼鏡、頭盔和可以上身的VR可穿戴設備。

  斯皮爾伯格此次充當了高級交互經設計師的角色,他為世界VR產業打造了一款趨于完美的終極產品demo。

  電影之于觀眾們是娛樂;觀眾對電影故事的認可和對VR世界的狂熱,對于整個VR行業,如微軟的HoloLens,Facebook 的Oculus,Sony,HTC,初創公司Magic Leap們來說,卻是繼2016年以來全球VR產業遇冷后,給他們的一劑強心針,意味著打開了人類的另一重生存空間的可能性。

  電影《頭號玩家》完整得模擬了未來當VR技術高度成熟后,人類活動在現實和虛擬空間,將會猶如當下在網絡線上和線下之間的各種互動和聯通。PPT,產品原型,行業大會,現場展示,即便是已經上市的VR產品,有哪一種方式能比一部《頭號玩家》更能場景化、故事性得全面描述和展現這種新科技給人類許下的未來?

  但交互設計大師如斯皮爾伯格,沒有產品經理搞出來的產品原型為藍本,估計也不能施展自己的創意。

  那《頭號玩家》的產品原型來自哪里?

  這個產品原型的設計者、產品經理的頭銜,按說是屬于原著科幻小說作者,同時也是該電影的編劇恩斯特·克萊恩Ernest Cline,但產品最初的理念,卻實實在在另有其人。他們是誰呢?

  與西方其它眾多科技創新領域一樣,沒有這些人,沒有這些先賢們的啟迪,不會有克萊恩的小說《頭號玩家》,不會有斯皮爾伯格的電影《頭號玩家》,不會有2016年才算是得以成型的VR產業。

  科技進階的催化劑,是春藥,是他們催生了西方近現代科技創新史。構筑了一代又一代科技工程師們的精神家園,以及部分人類的終極夢想。

  VR產業

  星光璀璨。讓我們順著VR挑一顆夜空中明亮的星。

  帕爾默·弗里曼(Palmer Freeman Luckey),VR 科技公司Oculus 的聯合創始人,這位生于1992年的企業家,在2014年Oculus被Facebook斥資2.3億美金股票+現金收購后的兩年,也就是2016VR產業的小高潮時期,曾經名列美國福布斯40歲以下最有錢企業家中的第22位。

  小伙子年少有為,但很謙遜克制:

  跟在科技領域工作的其他人一樣,我不是一個有創意的人。

更多相關文章